念斌2次办理港澳通行证受阻 姐姐称为赴港治病

11月,念斌两次办理港澳通行证受阻,原因是9月平潭县公安局已经重新立案,对念斌重新布控。

家人:去香港就是为了看病

11月14日下午,念斌和他的姐姐念建兰前往福州市出入境服务大厅办理港澳通行证,念斌却被告知,他的身份信息在出入境管理系统中显示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办理条件。

11月22日,第二次去福州市出入境管理局时,一位陈姓科长告诉念斌,今年9月平潭县公安局对念斌重新立案侦查,将他列为“犯罪嫌疑人”,目前是布控对象,依法不允许出境。

网上有一些人质疑,为何刚无罪释放数月就着急出境?

念建兰对《法制晚报》记者解释道,8年的冤狱让念斌身心都受到很大伤害,留下一身疾病,在北京治疗的一个多月的费用都是网友募捐和家中举债筹来的。面对巨额的医治费用,念斌一家举步维艰。

“曾经帮助过我们的香港律师知道我们的困境,帮我们在香港找到知名的专家,免费帮我们看病。所以我们才从北京医院回来,只是为办理港澳通行证。”念建兰说。

警方:我们是依法依规办事

11月22日晚,念建兰给平潭县公安局局长陈昌明打电话咨询案件情况。电话录音显示,陈昌明回应,“电话里不能说,周一下午联系”。

昨天下午,念建兰再次致电陈昌明,陈昌明又称:“下午临时有变化,出差了,相关情况和平潭县公安局法制大队长吴勇联系。”

念建兰接着致电平潭县公安局法制大队长吴勇,询问“公安局什么时候对念斌立案?他涉嫌什么罪名?”吴勇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回复说:“我们是按法律办事,依法依规在做。”

念建兰追问:“念斌到底涉嫌什么罪名?”上述负责人回复:“涉嫌什么罪名你们难道不清楚吗?电话里不要谈这些,我们当面说。”

最终,双方约好11月26日下午在平潭县公安局当面沟通,念建兰提出要律师和记者陪同,对方回应:“只接待家属。”

随后,记者分别致电平潭县公安局局长陈昌明和上述平潭县公安局法制大队长吴勇,两人均拒绝了电话采访。

文/记者王选辉


清华博士当电工有何不可?

他的同学选择从事学术研究,和他选择到基层第一线工作,本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不能说选择学术研究,就不接地气;选择基层,就很伟大。


AV成日本对付中国的软实力

如今AV女就犹如鸦片一样,更深层地在毒害中国的年轻人。老乔最后只能说一句,日本AV女应休矣,中国不是你们的天堂,更不是日本挑战中国的软实力。


九合一选举,最后时刻是关键

最后一周,到底什么可能是决定选情的关键呢?能不能强力催出自己阵营的铁票仍是重中之重。“奥步”防不胜防,最后时刻才是关键时刻。


国家公祭需要怎样的读本

这些年,日本一次次修改历史教科书,不断淡化那次屠城的血证,屡屡伤害中国人的情感,这都给如何记忆那段历史提出了新的要求。现在,南京将公祭读本变成中小学必修课,无疑是一次重要的文化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